登入

我對WANO的願景

在就任後的三個月,Peter Prozesky,WANO執行長,談論複雜性、一致性、文化與指南。
Peter Prozesky,WANO執行長

我們談論'卓越的標準'。但它真正的意涵是什麼?還有我們如何達到這個標準呢?

在我擔任世界核能發電協會(WANO)執行長(CEO)後,剛開始的三個月,我走訪了WANO的 4個區域中心:亞特蘭大、莫斯科、東京和巴黎,也在香港辦公室呆了點時間。

peterp.jpg

盡可能地,我安排我拜訪的時間和區域理事會議,或則與職員的校準週碰在一起,校準週是所有的職員都在,進行訓練、研討會和團隊塑造的一個禮拜。我與來自全世界的團隊開放與坦誠的對談,每個人都能向我提出問題,我都直接的回應和說明我對改善WANO目前工作方式的想法。

我保證開始的這三個月是傾聽:來自職員、局長、理事和會員的發言。我所接受到的回饋訊息所呈現的是:雖然WANO和它的方案是相當強健,然而一提到跨區域中心和辦公室的一致性以及跨功能的工作時,大家一致認為有改善的空間。

當同意承擔WANO長期計畫'指南'的時候,全球所有區域中心以及辦公室內的WANO職員都承諾致力於'單一WANO'的作法。

在我與WANO職員的會面時,有件事我相當清楚,那就是我們必須保持一致性。一致性關係著WANO能否提供同樣高品質流程和產品的成果。對此有時被解釋為每個人遵照完全相同的流程。卓越的行業意味著要不斷的質疑是否有更好的作法,意思是身為一個組織也是全球性的產業,我們不會安定於'夠好'就感到滿意。集合地說,我們必須確保能孕育出一種文化,允許我們中的每一個人不只有機會發聲質疑現行的作業方式和提供回饋,也應謙恭地準備好接受別人的質疑和批評。我們能做得更好嗎?會更好嗎?平庸是無法被接受的,當提到'卓越'時,我們總是能提升我們做事的方式。

我們在WANO的工作,由於地理環境、時區、文化差異、語言和流行的地理政治論,變得相當複雜。為了使我們的任務得以成功,對達成區域內交付的任務,我們必須有集體責任的覺知。我們必須共同承擔我們會員安全標準的責任而不去管他們區域內的從屬關係。單只是專注在流程上,我們是做不到的,只有在WANO大家族裏面的會員之間建立堅強的關係,我們才能達成。

在我的訪問期間,有人問我一個問題,我對自己在某種形式上成為安全管制者的角色是如何看待?依我看來'管制'是非常地以規則為基礎的、合乎邏輯的,其結果只是遵守最低標準。至於我們WANO,遠遠超過那樣,我們不是從頭腦而是從心來管制,得以在核能安全上傳達卓越。

WANO是我們,我們是WANO。

想知道更多有關Peter Prozesky先生和他到WANO之前的資訊,請看WANO正式的新聞稿。press rel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