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我迄今的職業生涯:Igor Franko

WANO內部報導與Igor Franko,來自倫敦運轉經驗小組,之間的對談。
Gavin Greene,主編,WANO內部報導
Igor Franko是第二位來自斯洛維尼亞的克爾斯科(NEK)的工程師,2013年3月加入WANO巴黎中心同業評估小組成為評估員,他擁有斯洛維尼亞馬里伯大學的機械工程學士學位與能源技術碩士學位。​2006年3月Igor進入斯洛維尼亞的克爾斯科核能電廠(NPP)工作,職位為生產部門助理工程師。2008年10月他完成初階的反應器運轉操作員執照的訓練,2008年11月他成為系統工程師,2016年3月進入倫敦運轉經驗中心小組工作。 你是如何最後變成在核能業界工作?我高中求學時,夏天我到一家克爾斯科核電廠的承包商下,擔任不同行政角色的工作,包括清潔工業園區的工作。那是很好的機會,可以認識核電廠及在那邊工作的人。大學求學時,我申請了實習獎學金,這項獎學金提供我三年學費無缺。 你為何選擇到WANO工作?WANO在我工作的核電廠公開徵求借調人員,尋找一位與我有相同專業水平的職員。經過多次的面談與同業評估的測試,我被借調。我想這是大好的機會,我可以看看並了解別家核能電廠如何運轉,可與WANO的大票專家,還有與一些我們所拜訪過的核能發電廠的專家,一起來工作。對於成為WANO同業評估的評估員後,我所已有的核能知識與經驗的建構,是一項非常好的機運。 在你加入WANO前,你對WANO有何認知?我工作的核電廠內部網路連結了許多外面的組織,這非常有幫助,我們被鼓勵去探索成為世界核能發電協會(WANO),美國電力研究院(EPRI),核能運轉協會(INPO)以及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的會員,這對於我工作的核能廠的小組擴展其核能知識,的確有很大助益。 對於WANO有助於核能電廠安全的保持,你有何看法?我確信雖然我們不在一起工作,而且有著差異—甚至每個核電廠皆有其獨有的工作方式,我們仍在相同的道路上,為卓越而努力。一項出發點就是分享運轉經驗與透過過去事件汲取之教訓。工作在一起總有著改善的機會,而WANO正提供此機會。 你希望你的倫敦借調能獲得什麼成就?就個人而言,特別是從運轉經驗觀點來說,我希望在多個區域中心獲得更廣泛的經驗與知道他們如何工作,我在巴黎的工作經驗加上我在核能領域的學識,我確信我可以幫助WANO進一步改善運轉經驗部分的分析,並作為跨職能的工具,使得所有會員都能從中獲益。 離開WANO後,你希望從事什麼工作?我希望回到我原先的核電廠工作,用我在WANO所獲得的知識與經驗,來幫助與改善該核電廠的安全與可靠度。 你對在倫敦的日常生活有何看法?一切言之過早,但第一次印象非常好,比較當我執行同業評估時,所參訪過的英國其他地方,倫敦是個特異且有著多元文化氛圍的都市。 你曾獲得最好的建議是什麼?如果你有項好構想,而且你確信該構想有助於整個核能業界,你要能適當地與你的同事與管理階層來進行溝通此構想,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想我們必須專注於溝通我們的構想,而且要確信該訊息可被所有參與的團體,有著一致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