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訪談 : Gwen Parry-Jones, EDF 能源公司

EDF 能源公司的Gwen Parry-Jones敘述她的生涯、皇家榮譽與核能的未來。
Gavin Greene,編輯,WANO內部報導

IMG_0287.JPG

你至目前的生涯歷史為何 ?

我曾在Manchester大學修習物理,後來得到了經濟學碩士的學位。在工作方面,我一開始在Wales的Wylfa電廠擔任反應器物理師的職位,後來獲得了運轉員的職位,並運轉該反應器達三年之久。後來我想盡我的能力得到更多經驗,所以在獲得Lancashire的Heysham 2財務經理職務前,我轉換到Barnwood (後來的 British能源辦公室)擔任投資規劃分析師。然後我從Lancashire搬到加拿大,為British能源公司的Bruce Power租約工作。

有一陣子我曾擔任主席的技術助理,不久之後就變成Heysham 1的技術與安全經理。然後我被提拔為Sizewell B的第一位女性電廠經理,那是一個令人無法置信且設計優雅的電廠。對我而言,當時是一個突破的時刻,我也是在那裏學到「做自己」是至今為止最佳的策略 : 也就是要真誠,如果不知道就要提問。

後來我回到Heysham 1擔任廠長;到目前為止我仍是英國唯一的女性廠長。然後在去年秋天,EDF能源生產公司邀請我擔任規劃未來長程策略的角色,這個角色的焦點是為公司創造一個永續的未來。

你工作中最美好的部分為何 ?

我喜歡工作中的技術部分;那個部分來自核能發電的獨特性與責任。我認為我們能從上百萬的零件中為良善的目的去駕馭能量是令人著迷的事。而看著人們在生涯中成長–就是幫助人們達到他們能力所及的最佳境界也讓我得到極大的樂趣。

 就你目前的角色,WANO如何幫助你 ?  

我與WANO曾有一些極好的經驗,而且我也很幸運能參加許多同業評估與技術支援任務。每次都能從同伴學到許多事物是讓我震驚的第一件事。另我也有了一個極棒的國際聯繫網路;這個網路裏有許多專注的、令人尊敬的、專業的專家可以讓我有更強的工作能力。而參訪一些其他人的設施會讓你真的質疑你自己的電廠;這不僅是做一個專家為其他人提供建議 – 同時也會讓你將那些相同的挑戰應用到你自己的工作場所。

在你身處核能業界的時間裡,這個產業如何演變 ?

你的感覺變了。當我初入這個行業時,所有事情都是非常等級制度的;人們隨著他們的年紀而進展,而且通常不會挑戰上司。現在,我想業界已透過學習而瞭解,思想的多樣性與決策的參與會讓我們在核能安全與商業兩方面都得到最好的成果。你必須促成它 – 它不會意外地發生。

在你的角色中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我的角色是審視EDF能源生產公司擁有的人員與資產,並思考如何讓他們適應未來的世界。我們曾經徵詢公司內部人員的建議,而且也有很多真的好點子如洪水般蜂擁而至。我們所面臨的挑戰是從巨量的熱心中創立一些秩序,以便幫助我們共同創造我們的未來。經濟學家John Maynard Keynes曾說過:「發展新想法的困難不會比跳脫舊思維的困難多。」我希望人們秉持這個哲理去思考我們目前所從事的工作。

The Queen awards Gwen with her OBE medal.

你接受OBE時的反應為何? [來自英國皇家的一項榮譽]

它完全是天上掉下來的。當一封信送到門墊上時,我最初以為它可能是來自報紙記者或其他不明來源的詐騙信函。而當我認清那是真的時,我非常的高興,拿著那張信紙跳來跳去。當然,直到新年的除夕他們在倫敦公報發布名單前,你不能告訴任何人。我是因為科技工作而獲獎,而且是在溫莎城堡從女皇手中拿到我的獎牌,那是一項偉大的殊榮。而那天真是偉大的一天。

你曾經給過最好的建議為何?

在我的學校中曾發生過一次有人對餐廳女服務員無禮的事件,當時校長召集全校的人並告訴每個人,在他心目中這件事是如何不能接受。尊重個人是一個優良領導者重要特質的一部分;你可以與人們建立關係並密切交往,從安全警衛與訪客中心的幕僚到反應器物理師都可以。所有人員都是重要的,而且要能讓他們告訴你他們的想法 – 若你以任何方式對他們不好,那你將不一定為電廠得到最好的結果。發電廠的核能安全可能就依賴這種最好的結果。

你最後一次說的謊是甚麼?

我的馬值多少錢。

你會邀請哪三個人參加一次晚宴?

Rickover將軍,美國核子海軍之父。如果你去看他說過的事物,會發現他對世界的觀點仍是恰當的,雖然那些話都是超過50年以前所說的。我也會邀請Marie Curie,以便了解以一個女人在她那個時代身處科學社群中,會是甚麼樣子以及會面臨甚麼挑戰。最後要邀請的是Brian Cox – 物理界的搖滾明星。

你對完美的一天有甚麼想法?

我今年50歲。當我30歲的時候我假裝已經50歲並寫一封信給30歲的自己。信的內容是關於創造我的生涯,以及描述完美的一天是甚麼樣子。我仍然保有那封信。在信中,我說外出在自然環境中要有彈性,要花時間與朋友及家人相處。而與別人一起工作時,我想要能夠有創造性,且要感覺工作對大的架構是重要的。目前在EDF能源公司的工作中,我覺得已成功地完成了我在那封信中所寫的事情。​